联系310足球专家推荐CONTACT US

+86 0000 96877

地址:北京中央人民大会堂
电话:400-8888-6666
Q Q:2490483
邮箱:2490483@qq.com
查看更多
R孔版印刷RECENT NEWS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孔版印刷 >

“千万别把我们的孔所长调走”

更新时间:2021-10-25  作者:admin

 

  特约记者 魏 春 通讯员 赵海光 李军歧 《 中国青年报 》( 2011年04月04日 03 版)

  在做完肝脏移植手术9个月后,他便毅然返回工作岗位。面对亲人的劝阻,他说:“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党给的,我要以实际行动报答党的恩情。”

  5年来,他和党委一班人一道,把一个安置近300名老干部的干休所带入先进行列,成为全军老干部工作战线上的一面旗帜。

  讲述孔维胜的事迹,老干部们总是乐此不疲,言语中透着幸福、满足和淡淡的不安:“他是个好人,是党的好干部。宣传他可以,但千万别把我们的孔所长调走了,有他在,我们心里踏实。”

  老干部们纷纷猜测:“肯定是去看病了。”“上面派来个‘病秧子’当所长,能把干休所带好吗?”“来这里当所长就是来养老的。”

  兰州军区第二门诊部原主任医师彭苏生是个知足快乐的老人,但也遇到了烦心事。前些日子,她家浴缸漏水,洗澡时必须先用毛巾把漏水的地方堵住才能用。她自己不会修,就拖着。这一拖就是几个月。孔维胜无意中得知这件事后,当天就派人帮她修好了浴缸。彭苏生经常拿这件事教育子女:你们总说忙,而人家孔所长却把我的事放在心上,当自己的事办。

  原军区文工团退休老干部张虹讲起3年前的那段往事总是哽咽难言。2007年,她患胆阻塞,不想麻烦干休所,就找了家地方医院住院做手术。谁知,出院一回到干休所,孔维胜找来了,又气又急地说:“您,您,您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给我说?您儿女们不在身边,你就把我当做您的亲儿子不行吗?”说完便像一个受了气的孩子似地哭了。张虹说:“自打那以后,我有什么事都想和他唠,两三天看不到他心里就堵得慌。”

  听说记者要召集老干部们座谈,因患病不方便出门的83岁老人杨国英就早早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来到会议室,进门便说:“我身体不好,坐不了太长时间,让我先说。孔维胜服务我们老干部真的没话说,但是我得批评他:他把我们老干部的事看得比什么都重,却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每次开会,我总要看看他脸色好不好,问问他最近身体怎么样,前几天我看到他拉冬煤、送冬菜,脸冻得发紫,我实在是心疼得不行。他要是我的儿子,我绝不让他这么干。”

  谈起家庭,孔维胜这个典型的西北汉子流泪了。他知道,自己对亲人和家庭亏欠的太多。这些年,他身体不好,家里的大事小事全由妻子一人操持。女儿参加高考前,孔维胜一天都没有陪过。前年“八一”,孔维胜的岳父在医院做结肠癌切除手术,正值他组织老干部庆“八一”活动,脱不开身,晚上10点赶到医院时,岳父已告别人世,这成了孔维胜心中无法弥补的遗憾。

  在做完肝脏移植手术9个月后,他便毅然返回工作岗位。面对亲人的劝阻,他说:“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党给的,我要以实际行动报答党的恩情。”

  5年来,他和党委一班人一道,把一个安置近300名老干部的干休所带入先进行列,成为全军老干部工作战线上的一面旗帜。

  讲述孔维胜的事迹,老干部们总是乐此不疲,言语中透着幸福、满足和淡淡的不安:“他是个好人,是党的好干部。宣传他可以,但千万别把我们的孔所长调走了,有他在,我们心里踏实。”

  老干部们纷纷猜测:“肯定是去看病了。”“上面派来个‘病秧子’当所长,能把干休所带好吗?”“来这里当所长就是来养老的。”

  兰州军区第二门诊部原主任医师彭苏生是个知足快乐的老人,但也遇到了烦心事。前些日子,她家浴缸漏水,洗澡时必须先用毛巾把漏水的地方堵住才能用。她自己不会修,就拖着。这一拖就是几个月。孔维胜无意中得知这件事后,当天就派人帮她修好了浴缸。彭苏生经常拿这件事教育子女:你们总说忙,而人家孔所长却把我的事放在心上,当自己的事办。

  原军区文工团退休老干部张虹讲起3年前的那段往事总是哽咽难言。2007年,她患胆阻塞,不想麻烦干休所,就找了家地方医院住院做手术。谁知,出院一回到干休所,孔维胜找来了,又气又急地说:“您,您,您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给我说?您儿女们不在身边,你就把我当做您的亲儿子不行吗?”说完便像一个受了气的孩子似地哭了。张虹说:“自打那以后,我有什么事都想和他唠,两三天看不到他心里就堵得慌。”

  听说记者要召集老干部们座谈,因患病不方便出门的83岁老人杨国英就早早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来到会议室,进门便说:“我身体不好,坐不了太长时间,让我先说。孔维胜服务我们老干部真的没话说,但是我得批评他:他把我们老干部的事看得比什么都重,却把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每次开会,我总要看看他脸色好不好,问问他最近身体怎么样,前几天我看到他拉冬煤、送冬菜,脸冻得发紫,我实在是心疼得不行。他要是我的儿子,我绝不让他这么干。”

  谈起家庭,孔维胜这个典型的西北汉子流泪了。他知道,自己对亲人和家庭亏欠的太多。这些年,他身体不好,家里的大事小事全由妻子一人操持。女儿参加高考前,孔维胜一天都没有陪过。前年“八一”,孔维胜的岳父在医院做结肠癌切除手术,正值他组织老干部庆“八一”活动,脱不开身,晚上10点赶到医院时,岳父已告别人世,这成了孔维胜心中无法弥补的遗憾。

顶部

4006-825-836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21 erosgalicia.com 310足球专家推荐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