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310足球专家推荐CONTACT US

+86 0000 96877

地址:北京中央人民大会堂
电话:400-8888-6666
Q Q:2490483
邮箱:2490483@qq.com
查看更多
R凸版印刷RECENT NEWS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凸版印刷 >

Jeff Wall:摄影比其他印刷方式更具可塑造性和潜

更新时间:2021-07-16  作者:admin

 

  The Gardens(2017)的拍摄地点是在意大利都灵外蒙卡列里的Villa Silvio Pellico花园。Jeff Wall之前制作了许多由两幅或更多幅图片组成的作品,但这是他第一次将照片的秩序从左到右陈列,代表了时间的流逝。

  在Pair of Interiors(2018)这个双联画作品中,分别有一对夫妇在一个灯光充足的卧室里。另一对双联作品Summer Afternoons(2013),阳光明媚的公寓里躺着的似乎是另一对年轻夫妇。每个人都出现在他或她的照片之中,制造出一个或多个“夏日午后”的不确定性。

  另外三件是风光作品,Hillside, Sicily, November 2007(2007),黑白图像展示了意大利东部干燥多岩石的景观。在Daybreak(2011),一个在干燥的沙漠中的橄榄果园里,我们看到一些贝都因人即将醒来开始他们一天的劳作,远处可见的楼房,则是以色列规模最大的监狱之一。

  ©JeffWall,Hillside, Sicily, November2007

  Recovery(2017-18 )则是另一个夏日午后的海滨公园场景,一个年轻男子坐在草地上,朝向上方和前方。这是一个人将自己与幻想区分开来的画面,让人想起JeffWall先前的作品:Dead Troops Talk (1992)和The Flooded Grave(2002)。

  ©JeffWall, Recovery(2017-18 )

  Parent child(2018)展示的是另一个夏日的幸福时刻,至少对于那个躺在人行道上,正处于梦幻之中的小女孩来说是这样。另一个孩子出现在Mother of pearl(2016),这是一个充满古董家具和纪念品的房间,孩子迷上了一套由珍珠母贝制成的老式游戏柜台。也许只有孩子才拥有在想象力之中遨游的能力。

  ©Jeff Wall,Parent child(2018)

  ©Jeff Wall,Mother of pearl(2016)

  Weightlifter(2015),则是Jeff Wall最新的黑白作品,是他称为“near documentary”(接近记录片)的一个例子。举起重物,让我们回想起最古老的劳动形式以及生命对重力的永久屈服。举重这项运动,脱离了任何实际目的而专注于私人的野心。

  ©Jeff Wall,Weightlifter(2015)

  高古轩还刊登了David Rimanelli对Jeff Wall的一篇采访,其中Jeff Wall谈论了有关这场展览的作品,并且就对摄影的物质性以及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创作意念的转变和坚持进行了阐述。

  David Rimanelli:Jeff,本次展览中的照片是作为一个系列整体而展现的吗?还是说作品之间共享某个主题或是概念?在你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每次带着新作回归的时候都曾被贴上风景、室内或者寓言相关的主题标签。关于这个展览对过去的迭代,你是如何阐述的?

  Jeff Wall: 不是这样的。每张图片都是一个单一的事件,我从不打算以任何刻意的方式制作与另一张与之相关的图片,但有时亲密的联系的确会出现。就像在这个展览中的照片可能会有一些联系。展览的一半,包括的一些之前的作品是有关于外部场景和风景。The Gardens(2007)和Hillside Sicily,November 2007(2007), 都是我在十年前完成,但在纽约几乎没怎么展出。还有在以色列制作的Daybreak(2011),以及近期的Recovery(2017-18)是夏日海滨公园的场景。由于广阔的视野,外观,天气,地点以及光线,它们通常彼此相关。

  然后是另一组图片,其中一些作品是室内场景,一些是外部场景,但不是真正的风景。Parent Child(2018)是在人行道上躺着一个小女孩,巧合的是,还有另一张照片中也有一个小女孩。感觉有交集,但这并不是我计划这么做的。

  David Rimanelli:当我在观看这个展览的作品时,我开始对它们的叙述内容进行联想。我认为即使你不这样计划,观众也会自己建立联系。你不觉得吗?

  David Rimanelli:你已经超过十年没有用过灯箱了,是你厌倦了吗?还是说希望以更含蓄或更“传统”的方式拍摄照片?

  Jeff Wall:我之前的确厌厌倦了使用灯箱进行展出,部分是出于技术原因。那种光的传输拍摄有特定的要求让我开始意识到了灯箱的局限性。以及,灯箱作品过于强烈存在逐渐让我感到不太满意,尤其是它对展览的其他部分产生的影响。

  David Rimanelli: 你早期作品,例如Picture for Women(1979),感觉是非常强势的,像是在说:“听我说。看着我。“ 这让你的作品变得非常兴奋和活跃,但我理解,对艺术家而言类似的这种tone(语气)会逐渐丧失吸引力。

  ©Jeff Wall,Picture for Women(1979)

  Jeff Wall:图像本身通常不会这样,但媒介的确如此,或者至少它是朝那个方向发展的。借用你所说的tone(语气),其实我有不止一种“语气”,而且我想听听其他作品的“语气”是怎样的。显然,摄影比任何其他印刷方式更具有可塑造性和潜力。我在二十年前使用黑白摄影,因为我想拥有更丰富的张力。大约在2000年,喷墨打印机的到来改变了彩色照片的制作方式,这项技术为彩色摄影提供了一个有吸引力的入口。

  David Rimanelli: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你的工作已经远离灯箱而变得不那么惹人注目了,就如同这个展览体现出来的一样。Summer Afternoons, from 2013,似乎有你早期作品的感觉,凭借其高饱和度的画面,一个裸体男人,作品的整体让我想起了Stereo(1980),有关这点能多说几句吗?

  Jeff Wall:这个观点挺有趣,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但它确实有点像Stereo。一般来说,我不认为我的照片主题在性质上有所改变。Stereo(1980)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这张在四十多年前制作的照片中斜倚的男人与SummerAfternoon(2013-)在情绪和构图方面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我现在年纪大了,觉得事情有所不同,但除此之外,我一直感觉作品是有连续性的。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改变,我也不确定这意味着什么。图片创作是如此的自由,但我们的传统是如此高度结构化,以至于当它们以某种方式制作时,人们往往感觉图片之间彼此相似。

  Summer Afternoons(2013-)是基于对某个地方的几个人的记忆,这是我曾经生活过的一个真实地方的复制品,在我身上重新回归的这种意义和情绪值得研究。在某种程度上,裸体来自那个地方明亮的温暖。被其他事物影响的结果而出现的新事物,是我长期创作的典型方式。在我的照片中出现的东西,某种程度上是产生这一主题的一系列环境的意念所导致的。它们很难解释,但它们的确发生了,有时这些东西具有一种象征性的品质。

  David Rimanelli:尤其是这个男性人物,似乎具有马蒂斯式的平衡力量。

  Jeff Wall:当时我在创作的时候,并没有直接想到它,但马蒂斯的确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他的色彩感显然是绘画中使用颜色的典范,任何有关于颜色的典范。英国室内设计师David Hicks(大卫·希克斯)的作品也得到了其有关颜色的启发。我的妻子珍妮特非常喜欢他的作品,她在装饰工作上帮了我。 1972年,她将在伦敦的公寓里了这些颜色画了下来。而我用老照片重新创作了它。所有这些元素都是我正在尝试的创作语言的一部分,这其实也是创作一张图片的最基本的传统,正如它今天的存在。

  David Rimanelli:我还想谈谈你的黑白照片。你已经谈到了黑白摄影的明显物理特质,这种力量在Weightlifter(2015)这张照片体现的非常明显:灰色,黑色,银色和金属反射层次非常丰富。这是非常物化的。材料的这种物理性在拍摄对象身上也得到了回应。对我来说,作为一名观众,这张图片充满了欲望。不知我这样是否理解错了?

  Jeff Wall:如果一张图片里出现了一个人,那一定会有情欲元素的存在。这只是图像效果的一部分,人们确实会和图片中的人联系起来,因为他们是相同的生物。这种“仿佛”另一个人的体验,这也是审美体验的一大乐趣。我们永远无法从任何审美体验中提取出情欲的维度。所以,当然你是完全正确的。但这与我的意图没有任何区别,因为我不确定我是否真的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除了尽我所能的创作这张举重运动员的照片,剩下的就是照片的事了。正如我多次说过的那样,观众写出了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所抹去的诗歌(the viewer writes the poem that the artist has erased in the process of making the picture),并且我不认为艺术中的情欲与具有情欲的东西有直接关系。

  Jeff Wall:Matisse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使用的颜色和漩涡形状本身是充满情欲令人兴奋的,无论是树,天空还是脸。我认为所有的图片创作或多或少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回到黑白照片的物理性问题,是的,纯色具有奢华而又朴素的能量。我觉得颜色的消失本身就是令人兴奋的。你知道那里有颜色,但你看不到它们。这是黑白摄影中一直存在的兴奋,它创造了真实的物理效果。

  但事实上,喷墨打印实际上物理层面是一样的。我的朋友Roy Arden说喷墨打印是机器制作的绘画,就像Seurat的图片一样,它们是由点组成的。只不过点很小,是由机器制作。

  David Rimanelli:多年前我曾采访过你,我记得你告诉我,你对流行文化不感兴趣。这是一个很特别的事,因为这似乎与人们认为当代艺术应该感兴趣或关注的东西不一致。这种拒绝让我感到非常前卫,这句话-“拒绝流行文化”。

  Jeff Wall:相对于向流行文化说不,其实我更多的是想表达对传统评价的否定。显然所有艺术家都在以某种方式表达他们与身边文化之间的关系,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新的传统假设是所有最近的艺术家都是从主要由大众文化塑造的背景中出现的。但对我来说不是这样,部分是因为我年纪大了,我自己的童年和青春期并没有受到大众文化的影响。比起流行文化,在了解的前提下,我对高级文化(high culture),所谓的小说和绘画等更感兴趣。流行文化吸引不了我,部分原因是我没有那种童年的激情,也因此我太受到大众文化规范衍生的旧形式和态度的影响。

  Jeff Wall:是的,所以我对流行文化与严肃艺术之间关系持批判态度。如何在流行文化,大众文化,亚文化中定义自己成为了对艺术家的期望。这也意味着如果艺术家不这样做,则是过时的。到目前为止,类似于艺术本质上或主要来自艺术家与大众文化形式下的童年关系这样的想法是如此传统,已经变得令人厌倦。

  Jeff Wall:是的。大量文化形式的痕迹出现在我的照片中,这是因为我无法避让它们。而且这些元素是现实的一部分,是景观的一部分,他们不需要被切除。

  Jeff Wall:对,不是。但我必须接受这个世界。我是一名摄影师,我必须接受我的作品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样子。

顶部

4006-825-836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02-2021 erosgalicia.com 310足球专家推荐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